竹枝间

沉迷学习都是假象/
在京剧猫的虐猫操作下哭泣/
写不出文的咸鱼一条/
三国同人圈混/
突然喜欢上旅游摄影!!

【同人】白衣(录宗)【上】

说在前面的:
宗门拟人化,反正都是拟人化。
私设有,ooc尽量控制
录宗的拟人形态只有宗主才看得见。
这个故事写的都是将来能成为宗主的猫能看见的,当然,宗门们并不知情。
宗门拟人第一人称!!!
大致走阿官的线路(根据记忆模糊而写)
听说黯是录宗弟子(≖_≖ )很好,我的设定有问题了,估计这篇文会弃了……

白衣

    我关注那个孩子很久了。

    大概从他刚到录宗的第一天吧。

    我站在老宗主身边,新来的弟子们恭谦地站在阅台前的空地,正当大家都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的时候,那孩子从偏门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。

   “你,站住!”老宗主看见那孩子了,用他严肃的声音叫住了他,那孩子立刻停在了原地,不知所措。我心里一沉,哎呀,第一天就出了这种差错,老宗主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古板老头啊。

    “今天是什么日子,你不知道吗?”老宗主拧起了眉头,这位老人家在录宗可是出了名的严苛呐。

    孩子慌忙行礼道歉:“弟子知错。”

    老宗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“等后去抄录宗宗规三遍。”

    孩子有点委屈,抬头看向老宗主,但我却觉得他的目光在我的身上亦有停留。

   下面的弟子中有几个幸灾乐祸的家伙笑出了声。我向来不喜欢这样的人,但是有点同情这孩子了。老宗主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那几个发笑的人,那几人也识趣地噤了声。接下来,便是老宗主长达半个时辰的无聊发言,我想着反正除了宗主没人看得见我,便也不顾什么礼节了,席地而坐,开始细细打量那个冒失的孩子。

    不过,也算是我看走眼了他,这孩子总能带来出乎意料的结果。

    按常理,新进的弟子们首先从练字开始学习。不过在我看来,这是一件十分无聊的事。大家都会安静地站在案前练字,总是容易令人觉着有困意。

    老宗主在房间内巡看他们的练习成果,大多数人都有较好的基本功,老宗主基本上满意。不过,当他经过那孩子旁边时,我注意到老宗主有点气恼。

    我凑过去看,只见那孩子面前的白宣纸上,歪歪扭扭地躺着四个字——笨鸟先飞。老宗主生气地甩了一把长袖,孩子拿着毛笔顿在空中,墨水又掉了一滴在纸上,绽开一大朵黑糊糊的花,他低下头似乎很歉疚。

   “哈哈哈…”我看着那孩子的脸上也沾了些墨,完全像个大花猫,不禁被他滑稽的模样惹得大笑起来。

   老宗主甩下一句:“孺子不可教也!”

   旁人又开始议论纷纷,不过多的是嘲笑。

   孩子抬头望向宗主离开的背影,我看见他眼中隐隐的亮光,这就要哭出来了吗……我突然惭愧地噤了声。我并非嘲笑他的字,只是在笑他有趣的模样而已,他会不会误会我了……不对,我在想什么呢,这孩子他是看不见我的,只有宗主才知道我的存在……可我仍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跟上宗主的步伐,却觉得自己是落荒而逃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