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枝间

沉迷学习都是假象/
在京剧猫的虐猫操作下哭泣/
写不出文的咸鱼一条/
三国同人圈混/
突然喜欢上旅游摄影!!

【文】江湖归来叙旧茶

灵感来自B站的伊茉的京剧猫手书《江湖归来叙旧茶》 

  注:私设西门没有预知过未来,没有改变后来的事情。十年江湖归来叙旧茶,只是故人不在而已。
目木私设为当年曾经带头欺负过瞳瞳的那只。
时间线错乱不用太在意。
 
当年的眼宗城,与现在的好像也没有多大变化啊。西门早在回眼宗城前的两个月便捎人带了信回来,想着大约一个月前瞳瞳就应该已经知道自己要回来的消息。不过这都到宿雪的山谷了,也不见个人来欢迎一下吗?罢了罢了,许是十年的离开太久了,他的心里有什么不满吧。 宿雪的领地好像也没有变,还是有夹着雪的风从那个大口子吹面而来。西门压低了斗笠,拉紧了披风,一手撑着一支竹杖。

竹杖芒鞋也风雅,何必羡浮华。

想来以他的年龄,差不多要成婚了吧,若是他没有中意的女孩,自己这个做朋友的也该帮他介绍介绍?不过,以他的性子啊,怕是又要大番说辞他的太平天下。好吧,且问这十年,宗主的日子可还算逍遥?

  西门已经走到了雪睛城下了。一个少年就出现在满天纷扬的雪中,似乎就是在等他回来。
 
“晚辈已经等候多时,请前辈随我去城宫中安顿。”少年没有多说什么,西门想问问有关宗主的事,奈何大雪纷飞的,实在不适合聊天吧。
 
到了眼宗城雪睛城内。一切如故。
 
“十年未变。宗主倒是好耐心。”西门开扇轻笑。那少年楞了一下,倒了一杯茶放在案台,“前辈请喝茶。”
 
刚想问话,就闻得外面有人的脚步声。只见一一只有些微胖的猫踏着不慢不缓的步子进来。少年向前行礼,“师叔安好。”

他点点头,一挥手,“你先退下吧。
 
西门打量来人,忽然想起来。“这不是目木吗?”目木轻一笑, “你倒也记得我。”
 
“何出此言。同门师兄弟怎会忘记。”西门端起茶杯,掀盖,白雾袅袅。“对了,宗主呢?”
 
目木迟疑了一会,西门看着他微皱的眉头,  怎么了?”
“实不相瞒,目前我代理宗主一职。已经打理全宗事务五年了。”
“那,瞳..瞳瞳呢?他怎....不处理呢?”西门心中升
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目木摇了摇头,“五年前,黯来袭,宗主他,他为了眼宗……牺牲了。”
一声清脆, 茶水洒尽,杯子碎了。
“什么……五年前……我竟然不知道……”西门起身,就向宗主的房院跑去。
雪,下得紧,风,吹得肆意。不顾掉了的斗笠,不拉一下风衣。

  熟悉的院里,干枯的树木依然在那,盖着白雪,孤独终老...门已经上了锁,西门立在院里,雪白了他的发,落在肩上,失了他的少年记忆。

  目木看着西门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忽然向他一行礼,“恭迎宗主归来!”
  原先的引路少年也毕恭毕敬地站在目木身后行礼。
  “怎么?”西门的脸上有了一丝疑惑,目木奉上宗主的头冠长袍。
  “原宗主说过了,待您回来后,便由您主持宗内的大小事务。”目木解释道。

  再去明睛,谁说一切都没有改变?

  少了一少年的酣梦,少了一少年的壮志;少了一片春光明媚,少了一阵由衷惊叹;少了一盏茶,少了一段谈话。怕谁还记得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  望天涯,余生且随它。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