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枝间

三重【短篇】

生日贺文
无具体剧情
挺乱的,自行想象西蒙的梦预示了什么吧

一重·永夜
也许这场黑夜没有终止。

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,西蒙所能看见的世界就是一片漆黑。脚下是一踩就会软散的沙子,周围是无休无止的浓黑,而且还有时不时会迎面吹来的风,总是掀起一层层沙子,蹭过他的脸,划过他的手臂,绕在他的身旁。
  这种感觉很不好,西蒙完全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,周身的黑暗让他就像一个盲人,感到压抑,没有一点安全感。他想,只要一直走就能走出这片沙漠,就能看到黎明吧。
  那个声音忽然就出现了,是个小孩子的声音,他欢愉的语气显得和无边无尽的黑夜格格不入,又轻得像一阵微风。
  “哥哥,我来给你带路。”
  西蒙停下脚步,忽然觉得不安。这真是太奇怪了。他张口想问孩子的来历,可是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西蒙只得循着这个莫名的声音走着,走了很久很久,却不饥不渴。
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时间久到,足以让一个从孩童变成少年,又逐渐成长为青年,可是西蒙的眼前依旧是这样一片黑暗。他觉得也许他是被骗了,也许这场黑夜没有终止。他怀疑声音引路方向的正确性,他怀疑自己并不在一个正常的世界,他怀疑……
  忽然,西蒙觉得有只小手拉住了他。
  “哥哥,我来给你带路。”那个孩子的声音是那么近,就像真的是有个孩子在他身边牵住他的手了。西蒙恍然,整个世界就变得白亮,一时间无法适应,西蒙闭上了眼睛,他觉得可能是日出了……

二重·黎明
似乎一切都有所隐瞒。

  西蒙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,屋子里唯一的窗子外没有透进多少光,所以整间小屋子显得更是昏晦。西蒙从床上坐起,回忆着刚才那个奇怪的梦。那种走在沙漠里的感觉是如此真实,那个孩子的声音是那么清晰,就好像是他刚刚经历过的一样。
  西蒙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随后又把头发捋顺,下床穿鞋,铺平床铺,整理好自己的衣装,打开门。
  太阳正从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,把前方的沙漠照得金光闪闪。而西蒙的屋子所在的一小片绿洲上空,还压着厚厚的云,只是向着东方的云层边缘,染上些金光,呈现出浓重的橘红色。
  西蒙深吸一口气,是干燥但却寒凉的空气,一瞬间就清醒了不少。向前走一段路吧,就离开绿洲一小段距离是不会怎么样的。金色的阳光似乎有种让人不禁想要去追寻的吸引力,就像梦里突然乍现的光一样。

迈开了第一步,他没有回头。
他生活在一片沙漠中的一小块绿洲中。

第四十七步,他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沙子。
绿洲中有一个聚居的小村庄,大家都是十分友好的。

第一百五十九步,他抬手抓住被风吹起的围巾。
他没有家人,至少现在在他的记忆里是没有的。他问村民们,每个人都不会告诉他真相。

第五百八十步,他回头看了一眼将要苏醒的村子。
他的好朋友盖恩也住在那里,他的朋友盖恩最近总在忙什么,盖恩也有事情隐瞒着他。

第……步,他已经走出家很远了,太阳已经完全升起了。

  西蒙揉了揉眼睛,阳光变得刺眼,眼前的一切都亮得发白。周围的温度在升高,空气看起来翻着热波,阳光火热得就像抽打一样。真是无法……忍受了。
  突然,一只手拉住了还在迷糊向前走的西蒙。西蒙回过头,看见盖恩担心焦急的脸上也有汗水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热了。
  终于,黎明已过。
  盖恩的嘴唇动了动,西蒙却没有听见任何声音。依旧是安静的一片,他听不见了。
  所以,你们到底隐瞒了什么?

  第一,不要离开绿洲太远,会有危险。

  第二,快点和我回去,今天是你的生日啊。

  这就是盖恩想说的。

  第三,不要怀疑我会有所隐瞒。

三重·星辰
我好像忘记了什么……

  西蒙的记忆是残缺的。
  这也许是好的。盖恩看着时常会发呆的西蒙,不经意在嘴边露出一丝笑意。殿下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,可以联合大家为殿下准备一个生日派对。
  西蒙一只手托着脸,一只手拿着羽毛笔画着什么。那个梦究竟意味着什么,那个孩子是谁?为什么听不见盖恩说话的声音?
 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……
  西蒙喃喃自语。
  一直到了黄昏时分,西蒙起身去拉帘子。黄昏的太阳也发出昏沉的光,余晖为云披上橘红色,拉长了一切事物的影子,仿佛时间也被拉长了一样。西蒙望着日落的那条线出神,忽然觉得日落也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,他想去那里看看,这种感觉与黎明的梦境开始重叠。

  西蒙没有告诉任何人就离开了勇气古堡。

迈开了第一步,他没有顾虑。
近来战事消停,大家也算安居乐业。

第四十九步,他看见太阳沉落了一半。
他做了两个奇怪的梦。他一直在想梦是否暗示着什么。

第一百六十九步,他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前面突然扬起了风沙。
他迟疑了一下,风沙又在他眼前停住了喧闹。

第五百二十三步,太阳已经彻底沉没了,天际越描越黑。
西蒙好像看见在更远的地方,有一个人,模糊不清的人影。

继续向前走,也许就能走出记忆的迷雾了呢。
这场黑夜会有终止。
一切也无人隐瞒。
唯有被忘记的,也会在星辰满天的那天全部寻回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