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枝间

【同人】垂暮(纳宗)【下】

注意:有私设

记得几十年前,尚年轻的纳兰已经很有才气了,老宗主几欲将宗主之位传给纳兰了,但碍于纳兰为人自傲,太过锋芒毕露。老宗主一直没有下定决心。
   
  “纳宗,你看纳兰是否可担此重任?”老宗主问我,那是也是这样一个黄昏,老宗主披着夕阳的光纱,满头白发也显出金色。
   
    我恭礼而答:“宗主已问此话,想必也看中了纳兰的才华。不过,此人过于骄傲自满……宗主顾忌在此?”
   
   老宗主笑了,未再发一言。
   
   过了几日,我去纳兰的院子里找他,其实只是想看看他几日前被老宗主训过话后是否有所收敛。
   
   可当我踏入院内,只看见纳兰独自坐在桃树下的那石凳上。“我该怎么做……”他低着头,因为声音很轻,让我觉得他可能是苦恼地喃喃自语。
   
   我犹豫了一会儿,移步到他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。注意到纳兰的肩上有几片残落的桃花瓣,最后还是放弃了起身去挑落那几朵花瓣。我考虑了一会儿,觉着自己可以说点什么,于是便把我这十年来看见的,知道的,认识的,了解的纳兰说了一通。
  
   “内敛以静,外收以谦……这里毕竟是君子与小人共存的地方,即使你是君子,但也要谨防其他人的恶意,太过于锋芒毕露,招致小人妒恨……”我说了一些本不该说的话,但我并不后悔,相反,我是故意说的,只希望他真的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吧。
   
    纳兰抬起眼睛看着我这边,那双眼睛里的光很明晰,他忽然如释重负地一笑,春风和煦,桃花纷落,还有他肩上的花瓣也吹落到地上了。一身脱尘,不携半分茫然。
   
   我愣了一下,而后仍然想着,他应该没有看见我吧,没有的吧……
   
   后来,纳兰成功地成为了宗主。
   
   那日仪式交接,我站在老宗主身后,老宗主说了声:“纳宗,去吧。”
   
   我便移步到纳兰面前,纳兰身穿绯红色的宗主长服,正值风茂。
   
   “谢谢你,纳宗。”他轻声道。他的眼里依旧是盈满了胜比阳光嗯明亮的光,只是掩去了自负,充满的是自信。
   
    沉默了许久的纳兰,忽然对我说话了。我从刚才的回忆中醒来,此情此景倒又似从前了。
  
   “今天分宗试典上,有个弟子我十分中意,纳宗若有时间,当是多关注一下。”
   
   闻此言时,忽然觉得纳兰对我生分了许多。纳兰的意思……纵奈光阴飞逝,纳兰逃不开这结局,他已经在物色下一位接任者了。
   
    我应了下来。
   
   “老夫此生,做的最错误的决定,就是让黯通过了分宗试典。这会是老夫一生的遗憾……”他长叹一声。风忽地刮得大了起来,卷落了许多桃花瓣……
   
   “那并非是纳兰的错!”我提高的语调划破了黑夜来临前的安详,自觉有些失态。
  
    纳兰倒不在意,“纳宗不必安慰老夫了。”老者已年迈,踏着暗淡的光回房了。
  
    我担心地望着纳兰的身影,无奈这几十年,他已至垂暮,阳春虽好却易逝,浮生几许自难数。
   
    两年以后,我站在纳兰的身后,那个成为这一任新宗主的年轻人神采奕奕,恭顺地向纳兰行礼,纳兰微笑,侧过头对我说:“纳宗,去吧。”
  
    我移步到那年轻人的面前,纳兰转身就离开了。
   “纳…”我为什么仍旧想跟上他的步伐?
     年轻人自报姓名,我立在那儿,却心不在焉。
   
   不久后,纳兰彻底地离开了。一切有关他的人和事也在渐渐模糊。
   
   我站在纳兰的院子里的桃树下,沉默了许久。
   暮春时节,花簌簌地都要落了。
   纳兰,你可知,我敬慕你所造的盛景。
   如你所愿,我定竭尽所能,辅佐一代又一代宗主。
  
   我的时间停在了与纳兰谈话的那个暮春时,他如释重负地一笑时,便表明他已经看见我了,他是那个人选,毋庸置疑。
   只是,再无一人,能将绯色的宗主服穿得如你一般,风华了一个盛世……

写完之后,感觉纳宗是个纳兰吹(其实这就是我的想法)

评论(2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