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枝间

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————意见分歧,恕不多言————
告辞。

【同人】垂暮(纳宗)【上】

注意纳宗拟人化,
纳宗拟人的样子大概为年轻的学者,自行脑补。
私设只有宗主能看见宗门。
特定未来宗主人选也能看见宗门,不过纳宗并不知情。
纳宗第一人称。
无关动画原剧情。
以上,能接受否?
        垂暮
    又是一年新的春天呢。看着山麓的溪水安静地淌进纳宗的池塘,总会想到:春风暖水汇成塘,纳宗广招四方贤。这便是纳宗那么多年来的职责所在,判断一个人是否有资质成为京剧猫,又得通过分宗试炼找出他们的所长,再分配到各宗去。
    春日是个好时节。我注意到那桥畔的桑树又长出来了许多新的芽叶,可是还有几个人记得去年的叶枯叶落。太阳的光虽未能从纳宗的上空全部洒进,但从东面树林间投过来的光影已足以把纳宗照耀得生辉。我踏过木桥,无法弄出任何响动。向来如此,他们是看不见我的,除了那位老者……
    纳兰的房门缓缓打开,老者穿着一身绯红色的长衣,宽袖的袖口绣着金色的祥云纹。想当年,他在年轻时穿着这身衣裳是多么意气风发。究竟过去了多少年,才让纳兰收敛了那时的自傲,如今的老者,满头白发,脸上甚是安静祥和,只是那双眼,从未失了那明亮的光。一如当年第一次见到通过分宗试炼的纳兰,对分在纳宗这个结果感到欣喜是眼中露出的自信的光芒,一时间我不禁也露出了微笑,老宗主也颇是欣慰,希望他会是那个人选吧。老宗主缓步去了书房,我亦跟了上去。回头又看了一眼,发现那个孩子望着老宗主的背影。可我觉得他的目光似乎也看到我了。我收回自己的视线,想了想觉得这怎么可能呢……
   “纳宗。”老者唤道我的名字,他的声音已经让时光打磨起砂,已经不复当初了。我向他走去。忽觉近日思起往事颇多,自嘲地笑了一下,果然时间久了,就容易忘记当初。
    我上前搀住老者,但他轻轻地挣开了我的手。“老夫尚能自己行动,不必纳宗如此关照。”老者的眼里依然盈满了他自信的光华。若只看他的眼,我依旧愿相信,纳兰仍是当年的少年,那样年轻,那样自信,那样意气风发……
   “现在,是要去哪呢?”我问他。
    纳兰望着池畔的桑树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,轻叹一声:“去分宗试典,看看各考官们的试题准备得如何了。”
    我点了点头,趋步跟着纳兰。
    待纳兰确定了所有事务后,已经是晌午了,我提醒他连早膳都还没有用。
    纳兰难得笑出了声:“哈哈,老夫的记性已经差到如此地步了吗?”我却觉得有些担忧,难以安心。
    午后,纳兰总会回房小憩一会,我站在他房前院子里,那棵桃花树披了满身粉霞,但在刺目的阳光下又焉焉无彩,和煦的风一拂,便落了满地花瓣。毕竟美好的事物总是如此短暂……
    不经意已经是黄昏,日薄西山,西斜的余晖从纳宗西面的山间涌进来。纳兰站在院子里,望着西边霞云,沉默许久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我想到了这句诗,却又令我不安了几分。
    记得几十年前,尚年轻的纳兰已经很有才气了……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