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枝间

【论嘴上功夫】无情审问墨邪成互怼

·人物对话式
·ooc我已在尽量避免
·本来是文结果写成了对话(我懒)
·这只墨邪一错到底没跑了
·审案流程不要在意,我查资料不多

前戏:且说那日,判宗宗主无情带着三判官到身宗抓捕墨邪,无情细数其罪不忠不仁不义。这墨邪败了之后,无情令刑天将其收押。今日,便是墨邪受审之日!

无情端坐在公案之后,烛龙句芒站于公堂一侧,刑天带墨邪进入,而后刑天站于公堂另一侧。

无情(义正辞严):身宗墨邪,你可知罪!

墨邪(身负枷锁,微垂着头且头发披散,故而看不清他的表情):哼(轻蔑),墨邪何罪之有?你所用来判罪的标准得到了全猫土的认可了吗?不过是黯手下的一条走狗!

句芒(诶嘿我这暴脾气,几欲动手):死不悔改,这时候还嘴硬!

烛龙(拦了一下句芒):你冷静点,这是大人审案的公堂。

句芒(压下想教训墨邪的怒气):大人审案,他竟然还站着反驳大人的话!难道不该罪加一等吗!

墨邪(视线转向句芒,尽是轻视。语气愤。):墨邪乃身宗贵族,岂可在尔等甘愿臣服于混沌的卑贱之猫前跪下!

烛龙(诶嘿这下连我也想动手了。移步。):你这家伙!

无情(严厉):肃静!

烛龙句芒闻言退回原位置站定(恭敬的样子)。

无情(语气一如既往):墨邪,就算你是身宗贵族,但在猫律中有规,犯罪者自然要跪下受审。你是想自己跪下,还是本官帮你跪下?

墨邪(抬眼看了无情一下,轻笑):怎么?判官大人要动刑了吗?

无情(看了一眼一边的刑天,示意)

刑天(秒懂):刑天得令!

(墨邪肩上的枷锁逐渐加重,墨邪不堪重负,跪下)

墨邪(愤然咬牙):果然,尔等不过是宵小之徒!

句芒(忍不住接道反驳):你才是伪君子好吧!连自己的外甥女都利用!

墨邪(脑海中闪过阿紫的样子,不敢面对。只驳了一句):闭嘴!

无情(盯着墨邪):本官再问你一遍,你可知罪!

墨邪(眼神空洞,稍有失神):你们都不知道……你们都不懂……

墨邪(忽然抬起微低着的头,直面无情的目光,眼里又是张狂):墨邪所做的,是想还猫土一片太平,小小牺牲又有何妨!

无情(看墨邪的眼神冷了几分):不想身宗贵族竟有你这般弃仁义不顾的猫!

墨邪(嘲讽的语气):那么判官大人你呢?

判宗执行法律,判论善恶,维护猫土公平,理当风光霁月。可如今臣服于黯的无情你!又有什么资格定墨邪的罪!

无情(并未表现出一丝怒气,站起身来理了理袍衣):本官既还是判宗宗主一日,便有资格定你的罪!

墨邪(略放肆发笑):哈哈哈,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无情(冷淡):看来你是拒不认罪?

墨邪(停止笑声,又垂下了头):如今墨邪落入判宗手里,这认罪与否,都难逃惩罚了吧。

无情:刑天,先将墨邪押入地牢,择日再审!

烛龙句芒欲言。
无情看了二猫一眼,烛龙句芒不敢再多言。

刑天押送墨邪离开。
无情看着墨邪被带走,遣退了烛龙句芒。

无情这才微微叹了口气,缓缓闭上眼睛,不知是在考虑什么。

私心加上情邪tag,本意有这个倾向,情邪党的小伙伴应该能看出点情邪的端倪吧。

评论(1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