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枝间

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————意见分歧,恕不多言————
告辞。

【同人】落花(眼宗)

说在前面:
眼宗拟人化;
眼宗第一人称;
眼宗拟人是女孩子!
嗯,这是去年写的文了,先丢出来试试水。
大部分按原剧情走,能接受否?
以下正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落花
    眼宗依旧是那个模样。冰雪覆封,毫无春色生机。你会讨厌这里吗?讨厌我?是的,我是眼宗。见证了历代宗主管理之下的眼宗。不过,只有宗主能看见我,其他人是看不见我的。所以,又是无聊的一天呐……我又去了明睛,看见了那个倚着枯木睡觉的少年。那个样子也太随性了,这样不觉得冷吗?
    我轻轻走近他,才发现周围飘着淡紫色的花瓣。忽然身边一片雪白就变成春日的原野,轻云悠然徙于空,绿意盎然扑于地。不知名的花儿点缀绿衣间,蝴蝶流连蹁跹。这就是春天吗?是他的幻术还是他的梦?
    西门——一个孩子轻凑到他的耳边,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叫他。他慌张起身,却与那孩子额头相撞,还不慎滚了下去。我不禁笑了出来,也留意到春日消失的一瞬。那个孩子也笑了。听了两句孩子打趣西门的话,我觉察到宗主的气息。果然,宗主来到明睛寻找他。他慌忙地跑到枯树后面躲着,那孩子也跟去了。我悄悄地看着他们,看到宗主离开后也为他们暗自庆幸。
    以前总见有个少年来到明睛,总倚在那处睡觉。总是远远地看见有飘落的花瓣,却不知从何而来。原来都是他的瞳术所控,那他确实是有非凡的天赋了。
    后来,他和那个叫瞳瞳的孩子成了朋友。我在远处观察着他们,他教瞳瞳如何运用瞳术,瞳瞳学得很快,不久就有了很大的进步。而他,即使不像瞳瞳那样努力练习,瞳术却依旧能运用自如。宗主如此关注他,是希望他能继下任宗主之位吧。我也一直如此期待着,一直看着他,看着他身边有时飘起的花瓣。
    直到有一天,他和瞳瞳在喝茶之余,谈论着他们所憧憬的未来。
    瞳瞳说他想成为宗主,为四方除害。他对此赞成却不赞同瞳瞳说的命不足惜。
    我想知道他的想法。
   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,看着那片天空。我嘛,就想吃喝玩乐,过无忧无虑的生活,自由自在挺好的。说罢,他看了一眼我这个方向,随后又将目光敛入茶杯,朦胧不清。我稍惊讶了一下,以为他看见我了。当他移开目光后,我才觉起,不是宗主的他,怎可能看见我……
    自那日以后,他的日子照旧,瞳瞳的日子也照旧。一切都没有变,我却不再去明睛了。原来他并无意宗主之位,也对,这样才适合他闲散的性情。
    相安无事。
    我再次见到他,他却成为了宗主,而瞳瞳则被押入冰牢。我不能理解……正想问他是怎么回事。他只是一笑,眼宗,你好。
    一切如若初见。
    他总是很忙,我常常只能远远地看着他,极少与他说话。以致我有时甚至怀疑,当年在明睛看到的那个少年,到底是他吗?
    不久,黯来袭。我虽知道眼宗不敌,却也未曾想过他会直接放弃抵抗,成为黯的傀儡。顿时眼宗上下一片压抑沉重的黑暗。为什么,眼睛那么难受,所有的事物都看不清了……我质问他,为什么要轻易放弃抵抗?       他依旧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地看着我,又微微勾起了一抹笑,我却觉得无限悲伤。
    我不再去找他,一晃十年已逝。
    当天边的阳光再次透出浓厚的云,洒进眼宗城,我才去见他,瞳瞳已经回来了,混沌也驱散了。真好,一切恢复原来的模样了。 
    他见到我,微微一笑:眼宗,你回来了。
    清晨,我依旧去了明睛,瞳瞳在这里练习,他站在后面看着,又走了。
    我才忽然发觉:十年已去,看花的是我,少年不再。
    眼宗有雪只寒宵,明睛无人更落花。

评论(3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