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枝间

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————意见分歧,恕不多言————
告辞。

眼宗的一天【搬运】

从京剧猫吧搬运过来的,不知道是否有人看过了。
前序
因为十年前的选宗大典上,西门是用瞳术控制瞳瞳说出自愿认输的话,毕竟赢得有些手段,难免瞳瞳心有不甘。虽说这一切是有所缘由的,但是宗主之位,两人决定再次比试而定。
昨日
在送别星罗班一行人后,瞳瞳和西门在训练场上再次比试,但瞳瞳依然未胜过西门。
“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。”西门在之后对瞳瞳说。
“我知道你也尽力了。”瞳瞳的韵力用了太多,累到走路都有点不稳,“那我先回房间了。”说罢,瞳瞳就向另一个方向走了,西门轻轻地叹息一声,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拐角,他才向相反的方向离开。
翌日
[壹]日出(五时至七时)
雪睛城是常年的冰雪覆封之地,即使在混沌消除后,阳光能穿透灰白的云层洒进眼宗城,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,但亮了许多。
清晨,又白又厚的云还压在眼宗宫的上空,天色灰暗,万物在朦胧中只有隐约的轮廓。西门已经起来了,他披上紫色的风衣,照例是宗主的打扮,按习惯佩上那把桃木扇。
推开房间的木门,他抬眼看了一下灰茫茫的天,寒冷的空气闯入房内。他迈步跨过木槛,回身关上房门。面对院内铺地积雪,独有几座石台中点着烛,半点微光投映在雪地上。
西门呼了一口气,浅白色的雾消在空气中。内心有些怅然。
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明睛这里,所有景物一如十年之前,几乎未变。枯木仍然盘虬在积雪之下,练功的木桩静立在明睛中央的雪地上。
十年前,躲在明睛偷懒的人,早已经成了全宗最早起的人了。
木桩间有人早起练功敲打木桩的声音。西门闻声看到了十年前的身影。
“难得见你起得那么早。”那人并未停下动作,回头看过一眼,但语气是明知来者是他。
西门开扇道:“十年前便是如此了。”
“难为你十年来一改‘睡神’本性,起这么早巡宗?”
“算是吧。”西门微微一笑,望向东边初透的光。
两人之间似乎再找不到更多话说,瞳瞳一直在练习格斗,西门伫立了一会儿,便无声无息地转身回去了。
之后,西门到了转墨阁,这里是眼宗的书室。即使作为武宗,书文之类的也是必修的一项,毕竟宗主是管理着一个宗的,大大小小的事也需要处理。
点灯展纸,研墨蘸笔。
‌曰:十载纷雪,久别契阔。

评论

热度(8)